点击返回专题首页
 首页  学校动态  上级精神  学习参考  学党章党规  学系列讲话  做合格党员 
学习参考
答学生问:我为什么加入中国共产党?
2016-05-30 16:33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能源与动力学院党委副书记 徐川  共产党员网 审核人:   (浏览次数:)

徐川,男,1982年7月生人,中共党员,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,现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能源与动力学院党委副书记。2008年入职南京航空航天大学,历任辅导员、学生处处长助理、校团委副书记、学院党委副书记等职。他不断以网络新媒体开展思政新引导,从新浪微博到微信公共号,创立与同学们的交流平台,陪伴学生成长。他以短平快的方式和答疑风格为学生解惑,让思想政治工作在春风化雨中变生硬为柔软,变尖锐为温和。

我想,我今天给出的肯定不是最终答案。 或者,我也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最终答案。

接到同学留言,说他最近很困惑,不知道如何选择。

他有资格被发展为党员,但是他还没想好,问我怎么看。

我说很好看。

我特别欣慰,因为他在思考,有判断,想抉择。

人不思考,和咸鱼有什么分别?

别人都说好,你就上,你是别人的牵线小木偶么?

即使所有人都告诉你这是个好事,你没想好,那就要慎重。

这才是你自己的生命,这才是你自己的选择,这才是为自己负责。

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?这是他给我的问题,也是我给自己的命题。

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。

我大学毕业之前才成为正式党员,不算早,很多人在高中就是党员。

当然,这不好比较,我也不羡慕,我们都有自己的人生,不能老是看着别人。

如果你的眼睛一直盯着别人,也就迷失了自己。

其实,我很多条件早就具备了,我群众基础很好,威望很高。

班级里各种选举,只要是正面的,只要我参加,基本我就是第一名。

有时候我还是全票,也就是说连我自己都觉得我挺好的。

但是我什么都好,就是学习不好。

于是,威望再高,基础再好,成绩太差,还是没有资格入党。

因为成绩原因我自己主动辞去班长职务,结果班级同学硬生生又把我选上了。

当然,最终我还是辞职了,因为成绩确实惨不忍睹,令人发指。

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
后来东风来了,但是风太小,成绩有好转,但是不够好。

我成绩一直拼命追赶到大三才逐渐符合条件。

于是,我开始激动万分的进入组织的考察程序。

那么,问题来了,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?

有很多同学一谈入党动机都是套话连篇,动不动就“从小爷爷对我说”。

纯粹是为了让自己显得基础牢固条件成熟,随时把爷爷搬出来忆苦思甜。

要么是:从小爷爷对我说,吃水不忘打井人;

要么是:从小爷爷教育我,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;

要么是:从小爷爷告诉我,生在红旗下,长在新中国……

我一度深深地怀疑,大家拥有同一个爷爷。

这些大而无当、无比正确的废话,持续了很多年,现在也在使用。

我不认为这个就不好,但是我认为你入党应该是你自己的事儿。

而且,我认为,就算爷爷真的跟你说,你们都是那么乖的孙子么?

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,也从来没有让我爷爷现身说法。

因为我没有见过我爷爷。

但是我家根正苗红,出身贫农是真的,而且我们家也基本都是党员。

我爷爷生前是村支部书记,我叔叔也是,我爸爸则是部队历练成长的党员。

但是,给我最大震撼的不是他们。

在我入党前组织谈话的时候,学校宣传部部长让我谈为什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我没有讲我的爷爷,也没有讲我的家庭熏陶,我讲了一个故事。

我大学读书是在外国语学院,外语学院当时的党委书记是毕可友。

他有个亲侄女小毕在我们班级读书,我们那时候特别羡慕。

因为有个亲戚在身边罩着,就算是同等能力看关系,至少心里踏实了一些。

小毕从来都是撇撇嘴,说你们不了解我大爷,他不会为任何人走后门。

我们就哈哈哈哈哈,傻子才信。

后来,小毕参加学院保研面试,她一直是前三名,我们学院有两个名额。

学院早就传开了,说小毕你妥妥的保研了,成绩本来就好,何况还有你大爷。

小毕一脸凶相,你大爷!她说要是她大爷不在,说不定还好一些。

后来,小毕果然没有上!后来,小毕竟然没有上!后来,小毕确实没有上!

那几天小毕眼睛哭得跟桃儿似的,我们谁也不忍心去讨论她大爷的事儿。

不过我们也慢慢相信有个当领导的大爷有时候真不见得是好事。

她自己当然不是吃素的,自己考研考去了北京更牛掰的学校。

后来,有一次采访毕书记,我提到了这个话题,就说大家当时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毕大爷说,什么叫不可思议?升学考学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天大的事情,她并没有特别傲人的成绩。而且,当你个人利益和别人的利益冲突了,党员本来就要做出牺牲和让步,不然凭什么你是党员?入党的时候都宣誓过的,要随时付出,入党不是为了能够给自己获得更多利益……

他说的特别认真,我听得特别仔细。

我脑海闪过一个词叫正义凛然,有股正气支撑的人大概都是威风凛凛百毒不侵的。

我觉得我做不了这样的人,但是我觉得我愿意跟这样的人在一起。

我觉得这才是正能量的世界,我觉得这才是我们都需要的世界。

所以,我决定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但是,我还是太年轻了,世界观和价值观并不会就这样轻易地生根发芽。

信念建立的太单纯,摧毁起来也特别容易。

后来,我到了上海读书。

虽然我只是研一的新生,虽然我是支部党龄最短的党员,但是大概因为乐于奉献和勇于担当,很快担任了党支部书记,后来竟然还以新生的身份竞选成为研究生会主席。

那时候,我们支部的核心任务就是组织政治学习,我第一次做党支部书记,第一次带领大家学习,所以我特别用心。

当时,我们的学习任务是领会上海市委主要领导同志讲话精神。

我们认真学习了三个月。

后来,上海市委主要领导被抓了。

学习过程自然无疾而终。然而,我不能接受。

接下来的很多天我特别伤心,特别难过,特别委屈。

就好像自己辛辛苦苦在海边搭建了一个城堡,一个浪打过来就全部坍塌。

回想起过去的三个月,我觉得所有的努力特别可笑,特别滑稽。

越用心越受伤,越在意越痛苦,越卖力越滑稽。

我当时想不明白,也无法向别人求助,我想不通。

很多人还会嘲笑我,有什么好委屈的,跟你有什么关系。

别人未必理解我的愤懑,未必理解信念受到冲击的迷茫。

时间慢慢过去了,我自己也终于可以比较平静地想清楚一些问题。

比如,其实我们不应该把入党的动机跟某个人联系在一起。

无论是正面的,还是反面的,他们都是个人,都是个体。

把信仰交给个人承载永远是有风险的,也是脆弱的。

或者说来得快,去得也快;建立很容易,摧毁也简单。

因为人是会变的,所以我们有个词儿叫盖棺论定,死了才靠谱。

尤其在别人信仰没有那么牢固、没那么可靠的前提下。

另外,我们不应该因人废言,不应该因为人出了事儿,就觉得所有的话都没道理。

上海市委领导当时的种种讲话不是代表他个人,讲话的意义也不能因为他个人出事儿而全盘否定。

只不过,在以德治国的传统文化中,德行有问题,那就什么都不是。

蔡康永说:鸡生蛋,鸡也拉屎,但你肯定只吃蛋,不吃屎,对鸡如此,对人亦然。每个出色的人,都会生蛋,也会拉屎,例如他很会开公司,那你就买他股票赚钱,至于他乱讲话,你就别学。多吃鸡蛋,少理鸡屎,吸取营养,壮大自己。很多人放着蛋不吃,整天追屎,难道你靠吃屎能变壮大?

不以言举人,不以人废言,说得很严谨,做到却很难。

现在,我们重新来回答这个问题:今天,你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?

如果过去我的认识肤浅,那我也要自己寻找一个答案。

这不是为了宏伟的目标,是给我自己的内心一个交代。

我开始读党史,我想从这个党的诞生之初开始去寻找答案。

不为了考试,不为了考级,只为了内心的平静。

只为了给内心那些涌动的不安找一个落脚的地方。

然后,我有了太多太多的疑问。

比如,一个只有50多人的政党,一个只有十二三个代表的大会,最小的不到20岁,靠什么克服千难万险聚集到一起?

比如,那些早期代表有的衣食无忧,有的在外留学,有的身居高位,是什么让他们心甘情愿抛弃一切干共产?

比如,中国近代史的舞台上各方都有登台亮相的机会,北洋军阀、封建复辟、辛亥革命、国民党,为什么是共产党最终走到了历史舞台的中心?

比如,这个逆袭的政党诞生之初没有任何光环,没有任何背景,没有任何资产,哪里来的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底气?

比如,这个命运多舛的政党一路面临各种围剿追击,面临各种逃离、掉队、背叛,靠什么坚持到最后的胜利?

比如,历史始终在观看,人民始终在判断,是什么让人民选择了共产党,而不是别的其它政党?

答案只能是两个字:信仰。

是谁选择了共产党?历史,还有人民。

加入一个组织,就要了解一个组织的过去,看清一个组织的未来。

这应该是最基本的要求,但是其实这个最基本的要求我们都没做好。

我们也受了很多年的教育,但是教育我们的人并没有很好地完成这份工作。

因为我们在这么多年的教育中失去了对历史的兴趣和对选择的敏感。

历史全是细节,历史全是故事,历史充满悬念,历史波谲云诡。

这个组织的过去其实很多人都不太了解,自己不读党史,不读党章。

我们没有经历过艰苦岁月,也就不能凭空建立起对党的感情和深情。

所以,我们要回头看,要仔细想,要慢慢走。

这个政党的历史并不遥远,这个政党的现在其实也不复杂。

知道怎么来的,才能知道身在何处,才能知道去往何方。

这是最简单的逻辑。

这个政党的未来也容易判断,这个一两年,我们见证了很多事儿。

所有人都看得到“打老虎拍苍蝇”,看得到“从严治党”;

所有人都看得到“八项规定”,看得到“三严三实”;

所有人都看得到“群众路线”,看得到“两学一做”;

越来越具体,越来越严格,越来越常态,这就是趋势。

道理并不复杂,心中没有人民,必被人民所弃。

这个政党的荣光与人民紧紧相依,未来的辉煌也必然有赖于此。

也只能如此。

这是历史给出的答案,也是中共自己的选择。

我想,我今天给出的肯定不是最终答案。

或者,我也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最终答案。

现在,入党的门槛也越来越高,入党也越来越困难。

决定一个党的生机和活力的,永远不是党员的数量,而是质量。

那就让真心想加入这个组织的同志们面临更多一些考验。

我认为,如果一个学生没有强大的群众基础,不为同学全心全意奉献,做不到吃苦在前,享乐在后,他是没有资格入党的。

至少,在我所能辐射的范围内,就是如此的标准和要求。

如果大家都同意这样的观点,那就不只是我,而是我们。

我们来自五湖四海,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走到一起。

同时,也应该带着每个人的信念和故事。

上一条:开展“两学一做” 加强党性修养
下一条:【图解】依规治党 为全面从严治党提供制度保障

版权所有 © 2016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—两学一做专题教育网站  邮编:710071 陕ICP备:05016463号
南校区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西沣路兴隆段266号  邮编:710126  北校区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太白南路2号   技术支持:西安聚力